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学科建设:2018新闻院系发展关键词www.ag88.com

2019-04-17 13:06      点击:

  2018年,“学科建设”成为国内各大新闻院系难以避开的话题。无论是教育部学位中心水平评估还是国务院学位办的合格评估,都是高校对标建设成绩的重要标杆。在媒介转型和“双一流”建设的双重背景下,新闻传播学科谋求做大做强亟须路径突破。

  在技术变革带来传媒业重构的背景下,新闻传播学科也面临新的挑战,如何把握机遇、科学发展成为新闻传播院系重点关注的线年,“学科建设”成为国内新闻院系重点关注的话题,从年头到年尾,围绕如何建好一流学科,各家高校或以评促建、或积极研讨、或抓紧落实……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严格意义上讲,2017年12月28日发布的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应该不属于2018年。但由于发布时间太晚,很多当年的梳理工作都已结束,且真正的影响往往发生在次年,因此被列入2018年第一个关键词。一方面是由于很多高校认识到学科评估后的排行对彰显本校学科实力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由于教育部学位评估中心采取绑定参评的措施,第四轮学科评估是历次学科评估中高校参评数量最多的一次,较为准确地反映了各校相关学科在国内的实际地位和水平。与第三轮学科评估相比,第四轮学科评估淡化了排名和分数,改之以“分档”。公众和媒体的关注从谁是第一扩展到谁是A+,总体来讲,进入A段的学校都得到了较多关注。

  对比第三轮学科评估前10名和第四轮学科评估的排名,我们发现了一些变化,且这些变化可能对未来一段时间新闻传播学科发展产生影响。

  尽管教育部学位中心一直在努力淡化公众对评估结果的过分关注,但由于大家认为该评估结果和教育部“双一流”建设密切相关,结果公布后,仍引发了诸多社会关注。

  总体来说,从第二轮学科评估到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国传媒大学未参加第一轮学科评估),新闻传播学三足鼎立的格局基本未发生太大变化,位置基本稳定。但随后的阵营变化较为明显:有工科背景的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升明显,传统文科背景强大的武汉大学、四川大学、北京大学明显下滑,清华大学、暨南大学基本持平。

  发生这样的变化,与学位中心制定评估的标准和评估方法变化有关。如抛弃“以学术头衔评价学术水平”的做法,弱化“帽子”的带头人在评估体系中的分值,由专家综合考虑师资队伍的整体水平,包括年龄结构、梯队结构、学缘结构、国内国际影响程度等进行综合评价后主观评分。淡化论文数量、强化论文质量,加强同行专家对“代表作”的主观评价,依靠“人海战”提升论文总量的办法在限制篇数总量的评价体系面前很难凸显其优势。这也与各校近几年的内部调整和变化有关。

  在移动互联重构媒体格局并对新闻传播教育形成挑战的今天,新闻传播教育如何实现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以智能媒体为未来趋势,以“思想+创意+技术+管理”复合型能力为培养重点,培养全媒型、复合型的专家型人才值得思考。

  2017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了新增学位点的审核工作。2018年1月8日审核结果揭晓,新闻传播学新增一级学科博士点10个,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www.ag88.com上海交通大学、安徽大学、南昌大学、郑州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深圳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加上已有的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武汉大学、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暨南大学、四川大学、厦门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山东大学、河北大学等15个点,目前,国内新闻传播学博士学位一级学科授权点的数量已经达到25个,分布于全国的16个省市。从数量上看,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遥遥领先,东北、西北尚待突破。

  除新增10个一级学科博士点外,同期增加的还有23个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硕士点和55个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点。

  在学位点数量获得快速增长后,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此快速的增长,是有助于新闻传播学科的整体发展,还是会进一步加剧新闻传播学学科点之间实际水平的分化?经济发达地区博士点的增加是否会导致新闻传播教育人才的“孔雀东南飞”,进一步拉大地区教育的差距?获得学位授权点对于很多学校来讲确实是上了一个台阶,但那些目前在行业内缺乏彰显度、师资水平尚有待提高的高校如何相应提升自己的总体实力,不被随之而来的合格评估淘汰出局也值得重视。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下发的《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办法》《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关于开展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工作的通知》要求,已有学位点每隔6年进行一次合格评估,不能通过合格评估的要求限期整改(暂停招生,二年后重新参加评估,合格的恢复招生;仍未达到要求的,终止其学位授予权)或终止其学位授予权。

  学位点合格评估分学校自评和教育部抽评两个阶段,2018年是第一次学位点合格评估学校自评的最后一年,对于那些此前因获得学位点授权时间较早,不需要参加专项评估的高校来说,2018年是自行清理家底、查漏补缺的最后一年。于是,撰写学科报告、组织召开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专家评审会,成为2018年很多高校新闻院系的重点工作之一。按照要求,相关高校从学科历史、研究方向、师资队伍、科研成果、人才培养、条件建设等方面对自身情况和特点进行总结梳理,专家通过现场听取汇报和实地考察的方法对学位点的建设情况予以考核,并提出改进意见和建议。

  由于2018年各省区学位点动态调整的结果还没有公布,目前尚不清楚各地各校有没有借合格评估之机对已有学位点进行增删(此前几年已有部分高校根据校情确定撤销或新增新闻传播学硕士学位点)。已完成合格评估的高校学位点也需要根据专家意见进行整改后参加2019年国务院学位办组织的抽评,是否会有高校的相关专业在抽评中“落马”,已有学位点数量和分布会发生何种变化,都要待2019年见分晓。

  1997年,新闻学从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中分离出来,扩展为新闻传播学,正式成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目录中文学门类下独立的一级学科。此后,新闻传播学获得了较大发展。与此同时,关于新闻传播学科整体规模较小、实力偏弱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2016年5月17日,习同志亲自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紧密结合中国实践,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讲话中,他把新闻学列为需要加快建设的、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11个重要学科之一。其后,学界展开了一系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线年,各种关于新闻传播学科发展建设的研讨会更是层出不穷。议题主要围绕中国新闻传播学科建设的方位、内涵、创新和提升及“双一流”建设中新闻传播院系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如何寻求突破等话题,立足本校,放眼全国乃至世界。

  如广西大学举办的“2018年中国新闻学传播学学科发展论坛”(2018年3月)、重庆大学举办的“新时代新闻传播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高端座谈”(2018年4月)、安徽师范大学举办的“构建中国特色新闻传播学科话语体系高端学术论坛”(2018年10月)、浙江工商大学举办的“新时代财经院校新闻传播学科建设改革与创新”学术研讨会、复旦大学举办的“以城市传播推进有中国特色的一流传播学科建设”研讨会(2018年11月)、郑州大学举办的“新闻传播学一流学科建设发展研讨会”(2018年11月)、湖北经济学院举办的“新时代新闻传播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论坛”(2018年11月)、北京邮电大学举办的“智能时代的网络文化研究与传播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研讨会”、南昌大学举办的“2018‘新闻与传播学’一流学科建设高层论坛”(2018年12月)等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2018年7月在上海举办“新时代、新质量、新人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科评议组2018年工作会议”。邀请目前国内所有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博士点高校参加,各培养单位介绍了新闻传播学研究生课程的设置及学科发展情况,并就如何撰写《研究生核心课程指南》和《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发展报告》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通过以上系列会议或论坛,新闻传播学界就如何进一步明确新闻传播学的学科建设内涵及目标,提升学科建设质量及水平,培养更符合时代需求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做大做强我国新闻学传播学,增强其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形成了一些基本共识。

  学科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的工作,随着“双一流”建设的推进和深化,各校也将展开更多的探讨和实践,面向2020,期待新闻传播学科有更多建树和突破。

  (作者胡正荣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王宇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秘书,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在技术变革带来传媒业重构的背景下,新闻传播学科也面临新的挑战,如何把握机遇、科学发展成为新闻传播院系重点关注的线年,“学科建设”成为国内新闻院系重点关注的话题,从年头到年尾,围绕如何建好一流学科,各家高校或以评促建、或积极研讨、或抓紧落实……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严格意义上讲,2017年12月28日发布的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应该不属于2018年。但由于发布时间太晚,很多当年的梳理工作都已结束,且真正的影响往往发生在次年,因此被列入2018年第一个关键词。一方面是由于很多高校认识到学科评估后的排行对彰显本校学科实力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由于教育部学位评估中心采取绑定参评的措施,第四轮学科评估是历次学科评估中高校参评数量最多的一次,较为准确地反映了各校相关学科在国内的实际地位和水平。与第三轮学科评估相比,第四轮学科评估淡化了排名和分数,改之以“分档”。公众和媒体的关注从谁是第一扩展到谁是A+,总体来讲,进入A段的学校都得到了较多关注。

  对比第三轮学科评估前10名和第四轮学科评估的排名,我们发现了一些变化,且这些变化可能对未来一段时间新闻传播学科发展产生影响。

  尽管教育部学位中心一直在努力淡化公众对评估结果的过分关注,但由于大家认为该评估结果和教育部“双一流”建设密切相关,结果公布后,仍引发了诸多社会关注。

  总体来说,从第二轮学科评估到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国传媒大学未参加第一轮学科评估),新闻传播学三足鼎立的格局基本未发生太大变化,ag环亚娱乐,位置基本稳定。但随后的阵营变化较为明显:有工科背景的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升明显,传统文科背景强大的武汉大学、四川大学、北京大学明显下滑,清华大学、暨南大学基本持平。

  发生这样的变化,与学位中心制定评估的标准和评估方法变化有关。如抛弃“以学术头衔评价学术水平”的做法,弱化“帽子”的带头人在评估体系中的分值,由专家综合考虑师资队伍的整体水平,包括年龄结构、梯队结构、学缘结构、国内国际影响程度等进行综合评价后主观评分。淡化论文数量、强化论文质量,加强同行专家对“代表作”的主观评价,依靠“人海战”提升论文总量的办法在限制篇数总量的评价体系面前很难凸显其优势。这也与各校近几年的内部调整和变化有关。

  在移动互联重构媒体格局并对新闻传播教育形成挑战的今天,新闻传播教育如何实现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以智能媒体为未来趋势,以“思想+创意+技术+管理”复合型能力为培养重点,培养全媒型、复合型的专家型人才值得思考。

  2017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了新增学位点的审核工作。2018年1月8日审核结果揭晓,新闻传播学新增一级学科博士点10个,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安徽大学、南昌大学、郑州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深圳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加上已有的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武汉大学、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暨南大学、四川大学、厦门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山东大学、河北大学等15个点,目前,国内新闻传播学博士学位一级学科授权点的数量已经达到25个,分布于全国的16个省市。从数量上看,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遥遥领先,东北、西北尚待突破。

  除新增10个一级学科博士点外,同期增加的还有23个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硕士点和55个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点。

  在学位点数量获得快速增长后,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此快速的增长,是有助于新闻传播学科的整体发展,还是会进一步加剧新闻传播学学科点之间实际水平的分化?经济发达地区博士点的增加是否会导致新闻传播教育人才的“孔雀东南飞”,进一步拉大地区教育的差距?获得学位授权点对于很多学校来讲确实是上了一个台阶,但那些目前在行业内缺乏彰显度、师资水平尚有待提高的高校如何相应提升自己的总体实力,不被随之而来的合格评估淘汰出局也值得重视。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下发的《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办法》《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关于开展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工作的通知》要求,已有学位点每隔6年进行一次合格评估,不能通过合格评估的要求限期整改(暂停招生,二年后重新参加评估,合格的恢复招生;仍未达到要求的,终止其学位授予权)或终止其学位授予权。

  学位点合格评估分学校自评和教育部抽评两个阶段,2018年是第一次学位点合格评估学校自评的最后一年,对于那些此前因获得学位点授权时间较早,不需要参加专项评估的高校来说,2018年是自行清理家底、查漏补缺的最后一年。于是,撰写学科报告、组织召开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专家评审会,成为2018年很多高校新闻院系的重点工作之一。按照要求,相关高校从学科历史、研究方向、师资队伍、科研成果、人才培养、条件建设等方面对自身情况和特点进行总结梳理,专家通过现场听取汇报和实地考察的方法对学位点的建设情况予以考核,并提出改进意见和建议。

  由于2018年各省区学位点动态调整的结果还没有公布,目前尚不清楚各地各校有没有借合格评估之机对已有学位点进行增删(此前几年已有部分高校根据校情确定撤销或新增新闻传播学硕士学位点)。已完成合格评估的高校学位点也需要根据专家意见进行整改后参加2019年国务院学位办组织的抽评,是否会有高校的相关专业在抽评中“落马”,已有学位点数量和分布会发生何种变化,都要待2019年见分晓。

  1997年,新闻学从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中分离出来,扩展为新闻传播学,正式成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目录中文学门类下独立的一级学科。此后,新闻传播学获得了较大发展。与此同时,关于新闻传播学科整体规模较小、实力偏弱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2016年5月17日,习同志亲自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紧密结合中国实践,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讲话中,他把新闻学列为需要加快建设的、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11个重要学科之一。其后,学界展开了一系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线年,各种关于新闻传播学科发展建设的研讨会更是层出不穷。议题主要围绕中国新闻传播学科建设的方位、内涵、创新和提升及“双一流”建设中新闻传播院系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如何寻求突破等话题,立足本校,放眼全国乃至世界。

  如广西大学举办的“2018年中国新闻学传播学学科发展论坛”(2018年3月)、重庆大学举办的“新时代新闻传播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高端座谈”(2018年4月)、安徽师范大学举办的“构建中国特色新闻传播学科话语体系高端学术论坛”(2018年10月)、浙江工商大学举办的“新时代财经院校新闻传播学科建设改革与创新”学术研讨会、复旦大学举办的“以城市传播推进有中国特色的一流传播学科建设”研讨会(2018年11月)、郑州大学举办的“新闻传播学一流学科建设发展研讨会”(2018年11月)、湖北经济学院举办的“新时代新闻传播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论坛”(2018年11月)、北京邮电大学举办的“智能时代的网络文化研究与传播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研讨会”、南昌大学举办的“2018‘新闻与传播学’一流学科建设高层论坛”(2018年12月)等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2018年7月在上海举办“新时代、新质量、新人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科评议组2018年工作会议”。邀请目前国内所有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博士点高校参加,各培养单位介绍了新闻传播学研究生课程的设置及学科发展情况,并就如何撰写《研究生核心课程指南》和《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发展报告》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通过以上系列会议或论坛,新闻传播学界就如何进一步明确新闻传播学的学科建设内涵及目标,提升学科建设质量及水平,培养更符合时代需求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做大做强我国新闻学传播学,增强其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形成了一些基本共识。

  学科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的工作,随着“双一流”建设的推进和深化,各校也将展开更多的探讨和实践,面向2020,期待新闻传播学科有更多建树和突破。